济南侦探:小三的老公居然找我兴师问罪来了!
发布时间:2021-03-16
 新婚伊始,公公婆婆看不起我,他们搬到别处去住了。江然换了工作,离家很远,只有周末才回来。家里剩下我和他年迈的奶奶。我照顾奶奶直到她去世,此后他父母才对我改变了看法。
 
  女儿诞生后,江然被检查出“大三阳”,在家休息。我一个人既要关照大人又要照顾小孩,常常是女儿病了我也跟着一起病了。孩子长到一岁多,情况才慢慢好转。
 
  江然身体恢复后又去工作了,我们又聚少离多。当时我有个机会可以调到他的单位,和他一起工作。老单位的辞职报告已经交了上去,但调令却迟迟没有下来,结果两头没着落,我莫名其妙地丢了工作。在家呆了一年,我借了钱自己开店,他则开始在外面做生意,先期需要资金,基本也就没有盈利可以拿回来,家里和店里的开支都要靠我维持,日子过得相当紧张。
 
  我发现他又开始写小说了,就是恋爱时他为我写过的那种。这次小说的主角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。难道他的生活里又有了新的女主角?我听说他单位里最近调来一个女大学生,就向他同事打听,但没打听到什么。
 
  没多久江然去外地做生意。有人告诉我,他想把那个女孩子接过去一起做,对方没答应。我知道后,虽然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,但心里很苦。我想到了他以前的那个女朋友,她当时忍受了他的背叛,我现在何尝不是呢?我和父母的关系刚刚缓和,这事让我怎么向他们说呢?苦水只能往肚里咽,说出去,我也丢不起这个人啊。
 
  江然的生意做不好,把以前的积蓄用光后就回来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。一年后他升职做了经理,公司调派他去总部,他因此离开了上海一段时间。有一次我去他办公室,发现一个很大的纸箱,里面有他写的小说和日记,还有很多往来的信件,都是他和那个女孩子交往过程中留下的。我打电话给那女孩,她是个明白事理的人,告诉我 她一直都在拒绝江然,现在他离开了上海,他们已经彻底分开了。听她这么说,我也稍微放了心。事后,江然把他们的交往都告诉了我,我们谈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像是朋友而不是夫妻,我忍着心痛,站在他的立场上和他讨论。我想,既然他们已经结束了,我也就不追究了。他被公司派去外地。临走前我们说好,他的钱攒着,年末拿回来一起还债。我在上海也拼命工作,每天五点起来就在外面跑,有时连饭也顾不上吃。虽然奔波忙碌,但觉得生活还是有奔头的。
 
  他刚去外地时,我们经常通电话,慢慢地他的电话少了,后来就几乎没有了。其间他回来过一次,人到了家里却电话不断。国庆节的时候,他又回来一次,这次有个男人直接打了我的电话,我才知道,江然结识了外地的一个女同事,人家的老公找我兴师问罪来了。我很清楚又发生了什么事,但还是强忍着痛苦告诉对方,江然对我很好的,也请他不要怀疑自己的老婆。转身我问江然,他大方地承认了,并且向我提出了离婚。直到那时,我还是觉得不能把事情闹大,对这个家、对江然,我是有感情的。我给对方老公做工作,希望他们能好好过,我们也想好好过。
 
  那时离婚的手续多,江然来回好几次也没能解决,而对方的老公闹到了他的单位,领导马上把他调回了上海。江然接受了调令之后,仍然和那女人出去玩了一圈。我是从对方老公那里获知此事的,心里难过却无能为力。
 
  回来之后,江然把在外地写的日记和信件都带回来了,放在桌子上让我看,我知道了事情的整个过程。我还是没有和他吵闹,维持着家里的一团和气。不过我们分开住了,他住在小房间,我和女儿住大房间。我不想让女儿从中受到伤害。女儿已经读书了,看到我们分开住,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她哭着央求我,让我和她爸爸好好过。看到女儿小小年纪承受着痛苦还在劝我,我也不禁泪如泉涌。全当是为了孩子,我再忍一次吧!
 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个多月,我们各忙各的,互不干扰。他没有钱,房贷也推给我来还;他上网聊天,每个月要用掉上网费、手机费四五百元。
 
  叙述和江然之间的往事,田原一直很平静,就像是局外人一样。只有在说到孩子的时候,她才忍不住擦擦眼角的泪水。